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日本養老金融發展的啟示


目前,加速發展老齡產業已經成為推進經濟結構調整,切實改善民生的重要舉措。習近平總書記日前對加強老齡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應努力滿足老年人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推動老齡事業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從發達國家的經驗看,金融在支持養老服務業發展、服務個人養老方面的作用十分明顯,因此大力發展養老金融是應對人口老齡化、推動養老產業發展的有效措施。

  我國養老金融發展瓶頸

  由于我國人口老齡化問題暴露晚于發達國家,養老服務金融與養老產業金融的發展也相對滯后,仍處于萌芽期。

  從養老產業特征來說,養老產業存在對金融資本吸引力不足的先天性問題。首先,養老產業現處于發展初期,尚未成熟,市場不確定因素多,盈利狀況可測性不高;其次,養老機構具有公益性質,辦公用地多為劃撥性質,設備因專業性過強致評估價值不高,不滿足抵押條件,資產抵押難;最后,絕大部分養老行業是微利經營,投資周期較長,風險相對較大,金融機構對此積極性不高。

  從外部扶持程度來看,政策化和市場化等外部手段力度不夠。主要表現為:一是政策性金融支持效率低,雖然近幾年政府部門出臺《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金融支持養老服務業加快發展指導意見》等,但具體實施細則尚缺位;二是金融產品設計無針對性,缺乏創新,未能體現養老行業的差異性;三是養老產業融資主要依靠信貸,渠道較為單一,社會資本參與度較低;四是養老保險體系主要依靠第一支柱基本養老保險,第二、第三支柱發展緩慢。

  日本養老金融發展經驗

  (一)制度和政策保障養老金融的推進。具有偏向性和優惠性的制度及政策支持是鼓勵和培育養老金融發展的有利土壤。在制度上,二十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日本先后出臺的《民營養老院設置運營指導方針》、《看護保險法》、《關于社會福利服務基礎結構改革》等政策法規在老齡產業發展過程中均發揮了較大的作用,為老齡企業融資提供了保障,創造了條件,在提供養老產業融資渠道上發揮了有效作用。如2000 年4 月實施的《看護保險法》,不僅從法律層面上將對老人的看護護理由家庭問題轉化為由社會去承擔和解決,更帶動了老年用產品、養老設施和老年住宅、金融保險等多種行業的需求增加。《看護保險法》出臺之后的一項調查表明:33.5%的上市公司已進入或準備進入老齡市場,特別是184 家制造業和金融保險業大型企業中,已開始生產老齡用產品或提供老年金融保險商品的有146家,其中118 家表示將擴大規模。在財政上,日本政府為了鼓勵建立補充年金計劃,在稅收上給予一定程度的優惠。例如按照政府有關政策,企業可以在稅前繳費、基金投資收入等環節免稅等。這些稅收優惠和傾斜,為推動養老年金的發展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二)多樣化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滿足不同金融消費需求。在日本,養老金融產品覆蓋廣泛,種類多樣,具有較強的針對性和有效性,能有效滿足老年人的金融需求。一是與年金相關的金融服務種類齊全。對于一般的老年人來說,年金在家庭收支中占有非常大的比例,因此金融部門向老年人提供的服務中很多都是和年金相關聯的,例如有關年金的顧問咨詢、根據服務對象對具有撫養義務的兒女子孫提供相應資產運用、管理的咨詢服務和金融業務。二是遺囑信托、倒按揭等創新型的金融產品和服務逐步深入和推廣,為老年人積累養老資金提供多種渠道,也是養老市場需求得以持續增加的保障。如近年來推出的遺囑信托業務是指由老人生前設立遺囑并約定由受托人執行遺囑,有利于實現老人的生前愿望。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日本信托銀行保管并執行的遺囑信托業務共計96907件,近年呈現較快發展態勢。

  (三)多主體的融資渠道支持養老產業發展。廣開融資渠道,加強融資支持是日本解決老齡產業發展初期融資困境的主要措施。日本目前基本形成了財政主導,社會主體的融資供給體系。據統計,日本超過三分之一的上市公司涉足老齡產業項目,社會化投資已成為潮流。以養老服務機構為例,在養老設施建設階段,福利性質的養老基礎設施往往由政府出資興建,商業性的養老設施如收費老人之家等通常是盈利性項目,主要由民間資本進行建設,政府則通過補貼、稅收優惠等手段起到引導作用。養老機構不論是盈利性還是非盈利性,只要入住人數達到50人以上并符合《民營養老院設置和運營指導方針》的要求,均可享受政府金融機構給予的長期低息貸款:盈利性養老機構的貸款額度為注冊資金的30%~70%,年息為2.25%,但需要納稅;而非盈利性的貸款額度達到了70%~80%,年息為2.5%~3.5%,沒有納稅要求。

  (四)多支柱、立體化養老保障體系提供社會保障重要支撐。作為社會保障的重要環節,養老保障體系實現多支柱立體化,制度之間相互補充,達到有限資源的共享與利用,養老金融在其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日本社會的養老保障體系以養老年金保險制度、看護保險和長壽醫療保險構成“一體兩翼”格局。日本養老保障制度以公共養老金制度、企業補充養老金制度和個人儲蓄養老金制度三大支柱構建而成。而公共養老金制度又具有雙重結構,基礎養老金和與個人報酬相關聯的厚生養老金及共濟養老金的雙層次架構覆蓋著不同的社會群體,提供了基礎的養老保障。企業補充和個人儲蓄類養老金作為彌補公共年金的重要支撐,以信托為例,對企業,有確定給付企業年金、厚生年金基金、確定繳費年金;對個人,有國民年金基金、個人年金信托、財產形成年金信托等各類業務。護理保險制度通過繳費上采取“稅收+保險金”的形式,把稅金作為看護保險的財源在整體上保證了財源的穩定,同時又把保險作為國民看護支出的費用來源,分散和轉移了國家基本養老保險面臨的壓力。

  對我國的啟示

  (一)加強對養老金融體系構建的政策導向與配套保障。政府政策是養老金融穩健發展的保障。首先,應設定開放、動態、分階段的長期規劃,在頂層設計上保證養老金融推進方向和進度;其次,政府應逐步完善在土地供應、稅收優惠和補貼支持等方面相應的政策;最后,在養老金融政策的落地方面,政府應加強后續監督,盡快出臺實施細則,將政策精神高效傳導到最基層。

  (二)積極創新適合老齡群體特點的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老齡化社會背景下,老年經濟日益增大,創新發展養老金融是社會發展的必然選擇。一是應積極探索代際養老、預防式養老、第三方付費養老等養老模式和產品,圍繞養老金、老年人事務管理等核心領域突破和完善信托產品研發,提高居民養老財富儲備和養老服務支付能力。二是應大力發展養老型基金產品,加快老年醫療、健身、娛樂等領域消費信貸產品創新。重點開發與養老相關聯的綜合性老齡金融產品,以試點的形式推出老年儲蓄的投資理財產品、老年地產倒按揭、壽險產品的證券化產權、長期護理保險等。三是嘗試新型混業經營,發揮集團化混業經營優勢,引入保險資金和老齡服務的混合經營模式,在深挖保險市場的同時,將老年人長期護理等服務引入市場化運作,形成大保險體系內的資本良性循環。

  (三)拓寬有利于養老產業發展的多元化融資渠道。首先,政府在履行社會責任的同時,要堅持市場化和產業化方向,鼓勵更多社會資本參與,要積極發揮財政稅收的引導作用,在市場準入方面進一步放寬,鼓勵和推動更多社會資本、多元化投資主體進入養老產業,逐漸扭轉目前政府運營養老機構獨大的局面。其次,對于銀行業金融機構,應創新適應養老產業特點的信貸政策、承貸主體。如對建設周期長、現金流穩定的養老服務項目,適當延長貸款期限,采取循環貸款、年審制、分期分段式等多種還款方式。最后,除了依靠銀行信貸,應發揮資本市場的重要作用,推動符合條件的養老服務企業利用主板、中小板、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等上市融資。探索運用股權投資等多種形式,加大對養老服務企業、機構和項目的融資支持。

  (四) 完善主體間協調互補的養老保險體系。建立多層次的養老保險體系,是逐步解決家庭化養老向社會化養老轉變中供求雙方矛盾的基礎支撐。國家、企業和個人多層次主體參與,發揮各層次間協調互補作用,是完善養老金融布局的可行途徑。在國家參與層面,鑒于我國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具有“低水平、廣覆蓋”的特點,為提升其保障水平,應持續推進養老金管理市場化,健全養老資金長期積累及增值機制。在企業承擔層面,政府應制定相關政策推動補充養老保險的發展,從而保障企業資金依法運營和基金的穩健性,同時適當從稅收政策方面減輕企業的繳費負擔,鼓勵企業建立含有補充養老方式的激勵機制。在個人儲蓄層面,為提升個人商業保險參與率,應在近期推進和普及稅前繳費型個人賬戶,并著手設計實施稅后繳費型制度,在中期利用個稅杠桿提高建立個人養老賬戶的參與率,在遠期適當降低基本養老保險的繳費率,提高商業養老保險的繳費率。 

(來源:金融時報)

責任編輯:韓旭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水果女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