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胡軍:“把脈”大灣區投資機會 企業亟待提升創新能力


打通要素流通,形成配套產業鏈。

粵港澳大灣區是我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之一,也是國家建設世界級城市群和參與全球競爭的重要區域。當下,如何從粵港澳大灣區發展中把握投資機會、成就千億市值公司成為一眾公司的新課題。

9月9日-9月11日,由企業掌門、專家學者、投資機構等組成的近400位業內翹楚將圍繞系列與大灣區產業布局、投資機會相關的問題展開交流討論。“國際三大灣區的特征及成功經驗對我們未來大灣區產業布局規劃和構想具有重要意義。”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院長胡軍向21世紀經濟報道指出。

在他看來,放眼紐約灣、舊金山灣、東京灣三大世界灣區,至少有六個方面值得借鑒——高效、便捷的城市網絡運輸體系;健全的創新體系,實現強大的產業集群效應;產業布局高度協同化;全球開放的規則;優質生活圈;以及完善的體制機制。

產業布局與投資機會

今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其中對大灣區城市定位、資本市場要點、產業規劃以及投資機會等方面做出了規劃,提到包括推進“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建設,強化香港的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廣州全面增強國際商貿中心、綜合交通樞紐功能,著力建設國際大都市等大灣區建設的詳細意見。

事實上,從整個大灣區產業發展來看,已經由工業經濟邁向服務經濟的階段。三大產業結構從2012年發展到2018年已經變成了“1.2:32.7:66.1”,“一二三”產業完全倒置,轉變成了“三二一”的產業格局。服務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不斷上升,成為第一大產業,第二產業占比也在逐漸下降。

在產業布局方面,“9+2”中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獨特的定位和發展軌跡。以廣州為例,作為具有2000多年商業歷史的城市,在商業方面的積淀仍然具有無可比擬的優勢。

“當前廣州各類市場一年的交易量仍有兩萬多億,在珠江三角洲區域,廣州仍處于一個中心地位,從地理位置上說,可以輻射至東西兩方,具有很強的區位優勢。”廣東省創業投資協會名譽會長李春洪稱,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空間產業布局上,雖然將各個城市的產業定位差異化,但是仍然無法避免在傳統的制造業和競爭型領域存在重疊和競爭。

在李春洪看來,“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核心要義是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把港澳發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保持港澳長期繁榮穩定;通過探索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創新要素跨境流通和區域融通,形成協同發展優勢。”

“未來,西岸以發展技術密集型的高端制造業為主,沿岸以生態保護型的現代服務業為主,東岸則以知識密集型的新經濟產業為主,以重大產業集聚帶為載體,以點帶面,沿交通軸線和海岸線整體展開,形成東、中、西‘三帶’總體空間布局。”胡軍分析道。

雖然粵港澳大灣區的整體產業布局比較明晰,但是企業在對外投資時,還應該考慮當地的產業基礎和產業配套。“前幾年我曾經到越南去考察,國內的一些家電產業轉移到了胡志明市、河內等地方,企業在當地的人工成本、土地成本都很低,但是因為沒有配套的產業鏈,導致物流成本非常高。”李春洪認為,香港本身具有很強的科技創新能力,但是受制于自身市場體量小,缺少全產業鏈配套,以及香港資本市場不重視科技投入等問題,造成香港領先的科技創新能力無法真正釋放。

李春洪從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講明了這其中的投資機會,并且給出了五點建議,比如需要保持與政府部門溝通,密切跟蹤研究分析大灣區規劃綱要、廣東省的實施意見、三年行動計劃及各市落地方案等;并且建議在合作方面,盡可能找到香港、澳門的企業、機構(包括中資駐港澳企業)進行合作,有利于項目推進。

創新提升價值

據相關數據,粵港澳大灣區綜合創新能力全國排名第一。廣東省在研發投入、技術轉移和創新載體方面,也領先其它省份,研發投入總經費連續兩年保持了首位。胡軍認為,粵港澳大灣區不管是在國家化水平,還是城市化率方面,都處于領先地位。但是大灣區內部在資源要素流動、體系對接方面仍然存在不少阻礙。

從企業個體來看,在歷史機遇面前,企業轉型的需求更為迫切。“中國目前在面臨著巨大的轉型,尤其是近幾個月連續出臺的政策,嚴格控制進入房地產的資本,鼓勵資本進入具有創新能力的行業。”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中國社科院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張平向記者表示,通過降低房地產杠桿,提升資本利用能力,從而獲得高效率,是當前高質量轉型和政策頻繁出臺的最終目的。但是張平同時也指出,企業想要轉型并不容易,尤其是在經濟發展減速,企業高負債的情況下。

“從上市公司披露的上半年的業績來看,我們看到了很多新的變化,不少企業賴于立足的產品、市場經營模式正在瓦解,甚至一些風頭正勁的企業對于下一步會怎樣,也充滿迷茫。”證券日報社社長、總編輯陳劍夫表示,創新發展是企業面臨的時代課題,而上市公司面對的考驗更為緊迫,企業如何把握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歷史機遇至關重要。

傳統的大型公司管理穩定,融資能力強,產品現金流充沛,具有天然優勢,但是大公司往往也存在創新能力差、轉型難等問題。“從中國的企業來講,現在的分布還是很合理的,有大量的中小企業,創新活躍度很高。”張平認為,大公司要進行合理的變革,使公司管理扁平化,將先天性優勢與小公司創新積極性結合,建立創新生態,未來會取得更好的發展。

清華大學商業模式研究中心主任朱武祥指出,戰略定位是每個企業首先需要考慮的,深度挖掘企業自身資源能力。“比如像新希望(18.260, -0.64,-3.39%)集團,原來的定位是經營工商、飼料廠,然后變成經營產業鏈和平臺。”他認為,每個企業都要考慮自身變化,如果固守在原地,很容易導致風險的發生。

事實上,我國學術科研成果與企業生產力對接也存在一定的問題。“去年清華發明專利數量13000多,而硅谷斯坦福大學140個專利,我國在專利數量上占據優勢,但是我們在精密制造、材料、生物醫藥、芯片等領域的技術水平仍然受制于人,差距比較大。這主要是因為國外的專利都是為了解決某個產品、某個市場、某些專利池而進行的研發。”北大科技園副總裁王國成認為,雖然我國科研成果數量遙遙領先,但是如何提高我們的科研成果轉化率仍然有待解決。

王國成強調,對標硅谷模式,國內還需要加強企業之間資源整合對接能力,同時深刻把握創業者需求,形成多樣的盈利可持續性發展模式,形成生產服務商集群,專業的服務機構集群等,這些都影響著企業的創新發展。

(來源:解放日報)

責任編輯:韓旭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水果女孩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