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從一個到一群 量變引發質變——上海自貿區五周年回眸


把坐標定格在長江入海口,向東遠眺,巨輪滿載貨物駛向全球。向西回望,林立的高樓勾勒出城市美麗天際線。腳下的這片熱土,就是中國首個自貿區——上海自貿區。

今年9月29日,上海自貿區迎來五周年。根據習近平總書記“大膽試、大膽闖、自主改,力爭取得更多可復制推廣的制度創新成果”的指示,上海自貿區運行五年來,在投資、貿易和金融等一系列領域先行先試。如今,改革的“苗圃”枝繁葉茂,一批批制度創新的“良種”從這里源源不斷地向全國播撒。

從一枝獨秀到百花齊放  十余個自貿區組成改革“雁陣”

走進上海自貿區金橋片區的美安康質量檢測技術(上海)有限公司,實驗室內秩序井然,工作人員正忙碌地檢測送檢樣品。國人熟悉的食品品牌如良品鋪子、星巴克、周黑鴨等,都是美安康的合作伙伴。

美安康是上海自貿區擴區后第一家落戶的外資食品檢測認證機構。今年4月,剛剛成立的海南自貿區,派出考察團訪問了這里。當美安康負責人介紹說,不斷完善的自貿區“負面清單”,促成了美安康的落戶,也縮短了出口食品的本土化測試和認證周期時,海南的客人表示了濃厚興趣。

從上海到海南,地理位置相隔近2000公里。但改革經驗的復制推廣,沒有距離。

自貿試驗區是國家的試驗田,不是地方的自留地;是制度創新的高地,不是優惠政策的洼地;是種苗圃,不是栽盆景——這是上海自貿區建設中一直遵循的三個原則。從掛牌之日起,上海自貿區就承擔了為國家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探索新路徑、積累新經驗的使命。

在上海自貿區的示范作用下,中國的自貿區漸成“雁陣”:

2015年4月,廣東、天津和福建3個自貿區掛牌成立。

2016年8月,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在遼寧省、浙江省、河南省、湖北省、重慶市、四川省、陜西省新設立7個自貿區。

2018年4月,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海南自貿區破土而出。

從一枝獨秀,到四朵金花,再到1+3+7+1的新格局。十余個自貿區組成的改革“雁陣”,覆蓋了中國從南到北、從沿海到內陸的廣大區域。

“原來地方之間主要是GDP競賽,以自貿區為標志,逐步轉變為你追我趕的改革競賽。” 談到這種“雁陣”模式,復旦大學上海自貿區綜合研究院秘書長尹晨說。

把自上而下的頂層設計和自下而上的探索創新結合起來,是上海自貿區改革的特點。瞄準企業“辦證多”、“辦證難”的問題,上海自貿區和浦東新區2016年初在全國率先試點“證照分離”改革,對首批納入的116個行政許可事項,分取消審批、審批改備案等五種方式進行改革。

“2015年辦一張公共衛生場所許可證,花了整整20天;今年同樣是這個證,當天就能辦結。”站在上海自貿區企業服務中心的大廳里,上海一家酒店集團的政府事務總監還東平很是感慨。

2018年9月中旬,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在全國有序推開“證照分離”改革。迄今為止,上海自貿區已經有127項制度創新成果向全國復制推廣。

從投資貿易到政府改革 制度創新成為主攻方向

位于上海自貿區張江片區的億通公司,有一面巨大的電子顯示屏。通過上面閃爍的數字和光標,可以實時監控上海口岸業務情況以及船舶坐標位置,這就是上海自貿區在全國首創的國際貿易單一窗口。

“已經升級到3.0版的國際貿易單一窗口,包含貨物進出口、運輸工具等10個功能板塊,對接了海關、海事、邊檢、稅務、外匯等22個部門,服務企業27萬家。” 億通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呂鋒說,打通監管部門的“信息孤島”,用數據跑路替代人員跑腿,大幅降低了企業通關成本。

沒有政策優惠,也不搞稅收洼地。上海自貿區掛牌之初,就明確了制度創新的主攻方向。在投資管理、貿易監管、金融創新和事中事后監管四大領域,一系列制度創新噴涌而出:

出臺全國首張外商投資負面清單。五年下來,負面清單的長度從190條縮短到45條。迄今為止,上海自貿區有近95%的外商投資項目通過備案方式設立。

深入開展通關便利化改革。“先入區、后報關”“批次進出、集中申報”……近百項創新措施,推動保稅區的進出境時間較全關水平縮短78.5%和31.7%。僅今年重點推進的集裝箱設備交接單全面電子化一項,每年可為企業降低單證成本4億元。以關檢融合為契機,未來上海自貿區還將推動通關全流程。

形成自由貿易賬戶體系。作為上海自貿區金融改革的基礎設施,不少企業通過自貿賬戶,在境外融到了更便宜的資金。黃金國際板等金融創新,也依托自貿賬戶提供服務。截至今年6月,有56家金融機構累計開立自貿賬戶7.2萬個,獲得本外幣境外融資總額折合人民幣1.25萬億元。

改革千頭萬緒,必須抓好其中“牽一發而動身”的地方。從上海自貿區1.0方案中的“加快政府職能轉變”,到3.0方案中的“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先行區”,政府自身的改革始終是自貿區建設的核心內容。

在上海自貿區企業服務中心,有一項獨特的“窗口無否決權”制度:工作人員“說YES不請示,說NO要報告”。“工作中碰到事情,不能先做‘技術判斷’,考慮按規定可不可以做,而要做‘價值判斷’,想想應不應該做。”上海自貿區管委會主任翁祖亮說。

不設障礙設路標、不打回票打清單、不給否決給路徑——這一窗口讓更多創業夢想成真。

盒馬鮮生是這項制度的受益者。盒馬的“新零售業態”有賣場、餐飲服務,還有網絡下單配送。面對這種“四不像”,上海自貿區沒有簡單說NO,而是和企業認真探討,將食品銷售和餐飲服務同時納入經營許可證,并首次把互聯網功能業態加入其中。自2016年在浦東率先落地以來,盒馬已在全國的數十個城市開出60多家門店。

從試驗田到高產田 為開放型經濟寫下中國注腳

拿到培訓機構的營業執照,瑞伯職業技能培訓(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鐘科很開心。瑞伯的投資方是瑞士金融理財規劃學院,借著中國擴大開放的東風,瑞伯今年9月成為上海自貿區首家金融教育領域的外商投資企業。

鐘科說:“中國的財富管理市場空間巨大。上海自貿區為我們打開了一道門,希望‘瑞士基因’能結合本土資源,為中國的金融和理財師教育貢獻一份力量。”

中國第一家外資職業技能培訓機構、第一家外商獨資國際船舶管理公司、第一家外商獨資醫療機構、第一家外商獨資工程設計公司……上海自貿區誕生的一系列首創項目,為中國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寫下了生動注腳。

統計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上海自貿區累計新設企業逾5.5萬戶,是前20年同一區域設立企業數的1.5倍。新設企業中的外資企業占比,從掛牌初期的5%上升到目前的20%左右。以上海1/50的面積,上海自貿區創造了全市1/4的GDP和2/5的貿易總額。

“建設開放和創新融為一體的綜合改革試驗區。”這是上海自貿區3.0方案提出的新要求。如何挺立開放最前沿、率先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上海自貿區正在上下求索。

以開放倒逼改革、激活創新。走進上海自貿區張江片區的跨國藥企羅氏制藥,可以看到一座占地1.4萬平方米的創新中心正在拔地而起。這個創新中心投入使用后,上海將成為繼巴塞爾、舊金山之后,羅氏的第三個全球戰略中心。

對于創新而言,開放帶來的不僅是資本和技術,還有最寶貴的資源——人才。

上海羅氏制藥總經理周虹,2017年成為全國第一位經自貿區管委會推薦、獲得永久居留身份證(俗稱中國綠卡)的海外人才。說起這個經歷,周虹給“中國速度”點贊:“從提交申請材料到拿到證件,僅用了兩個月時間。我相信,這項政策會極大地吸引和激勵國際高端人才在上海、在中國集聚。”

推動自貿區的開放與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一帶一路”倡議等形成聯動。上海市負責人表示,深化自貿區建設和辦好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都是我國實施新一輪更高水平對外開放的重要舉措,也是上海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重大機遇。

目前,上海自貿區內的智利館、澳大利亞館、中東歐十六國館等三個國別(地區)商品中心均入選進口博覽會“6天+365天”常年展示交易平臺。上海外高橋集團副總經理俞勇說:“商品的交易是第一階段。通過常年展示交易平臺,推動中國企業到海外投資,和海外開展文化旅游方面的交流,在商品之外形成服務領域的合作。”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從保稅區、自貿區,再到未來的自貿港,中國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以更高水平的開放、更深層次的改革,擁抱更加美好的未來,上海自貿區正在路上。(新華社上海9月28日電)

(來源:新華社)

責任編輯:賈雨鑫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水果女孩闯关